当前位置: 客车网 > 新闻 > 公共交通 > 北京公交APP里竟藏着这么多“无法选择”

北京公交APP里竟藏着这么多“无法选择”

2021-02-24 来源:中国消费网 

  消费者李女士在操作北京公交APP退卡时发现,电子公交卡不仅要收取20元服务费,而且在退余款及服务费时,不仅被指定单一退款渠道,还被索取支付宝昵称、头像和姓名、手机号、证件号码等隐私信息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上述问题并非个案。这些操作是否属于APP过度索权?是否侵犯了APP用户的选择权?是否存在乱收费?在工业和信息化部重拳整治APP乱象的今天,这些问题亟待厘清。

  APP收集信息令人担忧

  李女士在给新手机导入北京公交APP时,由于搞不懂同步步骤,用户信息不能同步,导致新手机无法刷卡。她想退卡,然后在新手机中再充值。但退卡时李女士发现,该APP退款时要求用户绑定支付宝账号作为唯一的退款渠道;在获取权限时,除了要求提供支付宝账号的昵称、头像、性别、地区和用户状态外,还要求获取用户的姓名、手机号和证件号码等个人隐私权限,否则无法退卡。而且李女士此时才发现,北京公交APP居然还收取了20元服务费。“过去用实物卡收工本费还可以理解,现在电子卡竟然还要收服务费,虽然电子服务也有成本,但预付费乘车本来就有很大的资金沉淀,何况电子卡服务成本摊下来非常低,太不合理了。”李女士说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类似情况并不少见。例如,北京一位用户春节期间在花点时间APP购花,其中一枝单独包装的名贵花卉冻伤,用户要求退赔偿款时,花点时间APP客服也是做如上要求。而且店里报价几十元的花,退款时只退4元钱。考虑到个人信息泄露的风险,用户放弃了4元钱。

  记者在体验北京公交APP时发现,更换手机时的信息导入流程设置不够清晰明了,普通用户很难搞明白。而上述两个APP的费用问题,也都没有找到明确的依据。

  对此,有用户质疑支付时都是使用微信支付,为何不能原路退款? APP申请的权限是否违反了工信部的收集个人信息最小必要原则?为何只能支付宝退还?如果用户没有支付宝,就无法实现退款,这是否侵犯了用户选择权?此外,电子公交卡本身就是预付款消费,为何还要收取服务费?是否合法?

  如何判断是否过度索权

  “判断APP的行为是否属于个人信息过度收集,有两种情况。”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信息安全研究中心审查部总监、APP治理工作组专家何延哲说,“一种是业务功能本身是合理的,但收集的信息超出必要,这是比较典型的超必要范围收集。比如计算器APP只是算数字,却索要地理位置,显然没有必要。第二种是APP业务功能设置不合理,导致用户不得不提供更多的信息。如两个单独的功能都正常,但被绑定在一起就造成了多收集。例如,关闭了“刷卡进门”而强制要求刷脸,造成人脸信息被收集;强制要求扫码点餐,而多收集了用户的信息等。”

  何延哲认为,第二种情形虽然不是典型的超必要范围收集,但事实上非常常见,这本质上是一种过度收集行为,且原因比较复杂。北京公交APP和花点时间APP用户遇到的情形,就是APP方首先剥夺了用户的选择权才导致的一种过度收集行为,如果单独从提现这个功能看,需要验证账户、真实身份等其实都是必要的。

  何延哲认为评价上述现象首先要质疑其剥夺用户选择权的理由,为什么不采用最为简便、收集个人信息最少的方式?除非有一种极端情况,就是微信确实不支持退款,但是只要商家不讲明,就还是剥夺了用户的知情权。其次,假如不得不用支付宝这种退款方式,那么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规则就非常重要。这里面也分两种情况,一是如果用户有支付宝,理论上不会造成过度收集,因为这些信息支付宝已经有了。这里的问题不在于用户给不给,而在于这些信息是否仅仅用于验证?验证完,其原始信息并不需要保留,是否会删除?这个关键规则要是不给出,就有过度留存的风险。二是如果用户没有支付宝怎么办?只指定了一种退款渠道,等于强迫用户注册新账号。但支付宝注册其实是需要这些实名信息的,因此,这里的关键也不是是否过度收集个人信息的问题,而是需要先质疑该业务模式的合理性,是否与支付宝的推广有关等。三是,因为用户在支付宝有注销权,所以用户可以在达成领钱目的后删除个人信息,只是这个过程太麻烦,可以说是对消费者权益的一种侵害。

  退款为何不能原路返回

  “肯定是APP自己的问题。”金融业内人士聂先生对记者说,“一般都是原路返回的。比如我春节用智行APP买了火车票,决定就地过年以后我去退票,就是原路把钱还给我的。”

  APP用户支付时使用微信,但退款时被要求提供支付宝账号且没有其他选项,这里面的技术逻辑是什么?记者就此在微信群中求教了业内人士,大家的看法各异。

  “正常都是原路退啊,上述情况要么是APP接口问题,要么是财务做账的要求。”

  “正常退款都是原路返回,刚刚从拼多多退了一笔钱,拼多多-微信-银行卡。”

  “没什么为什么,就是APP捣鬼,直接向工信部网站投诉,齐活。”

  “说明这个公司中两个支付渠道拿到的政策不同,支付宝可能更优惠。”

  “微信支付后台不留钱,入账第二天资金就直接打入对公账户了。当然有的公司也可以在微信后台设置留存资金,方便给用户退款。”

  “公交APP本身也有非实名的功能,这样丢了就丢了,跟实体卡一样,没有找回功能。但手机APP其实可以用手机号注册,就可以满足找回需求,用户用手机号验证就应该可以继续充值使用,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账号系统,但身份证信息确实没有必要。”

  “不退原路是因为没有原路了,因为系统没保存或者查找困难等。不管怎么说,APP的进入和退出都应该提供多一些的选项。”

  “0元中标为什么?就是公交集团被APP供应方忽悠了,这种例子多的是。这种公司中标后,尽力收集个人信息是肯定的。”

  “其实这是公用事业APP的常见问题——缺乏全面严谨的产品设计以及快速迭代的更新能力。”通信业内人士付亮认为,“公交APP的做法可以这样理解,因为涉及资金往来,办卡时如果没有实名,退卡也是要实名的。”

  付亮指出,由于退卡的需求远远弱于办卡需求,因此在开发设计的时候,就有可能尽量简化,但这样做并不合理。此外,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,也都需要活体实名认证,有可能北京公交APP自己并没有做这个设计,只是在退卡时利用支付宝的接口。

  付亮认为,APP不合理设置的整改,需要用户和舆论的监督。比如不少省的健康码最开始也只支持支付宝或微信,后来呼吁多了,就开始支持更多种方式了。

  据记者了解,工信部正在起草的《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个人信息保护管理暂行规定》和电信终端产业协会发布的9项《APP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最小必要评估规范》系列标准,将着重治理APP过度索权问题,给APP企业划出底线,为打击APP违规行为提供依据,以更好地保护用户信息,促进APP市场健康发展。

阅读量:
公共交通
中国客车网[www.chinabuses.com]版权及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www.chinabuses.com” 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客车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www.chinabuses.com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中国客车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※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copyright#chinabuses.com
品牌推荐 更多>>
南京金龙公司总部新厂区位于南京溧水开发区,旗下有大客车、轻型车、乘用车...
新闻专题 更多>>
《新能源客车采购指南》,记述中国新能源客车技术与市场发展历程。2020版《...
2019-2020第14届影响中国客车业年度盘点系列活动启动了。这一年,哪些有影...
微信 分享 咨询 电话 顶部
×
中国客车网微信二维码
×
×
400-660-0262